阿原

我是阿原!CP是@薯片

【凯源】《深水之下》

Attention:


I'm packing my bags 'cuz the journey is over
And we were never good enough for each other


——《One Last Time》 2013年 By Jin Akanishi

 


我的旅行已经结束了

但是我还是如此的怀念你

有一个秘密 

我藏在深水海底


——《深水之下》 2023年 By 王源(TFBOYS)

 
 

写在前面的话:


灵感来自于HW的《sink like a stone》
感谢渭川姑娘的提示!

 

By Maehara

 

**********

1 毛衣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件毛衫就是干不了。”


“怎么会?”


“谁知道阿,”王源从洗衣机里捞出一条皱巴巴的高领羊毛衫,大红色,不显眼的波浪花纹,一个月前才刚新买的,在王源的两只爪子下就显得像一驮咸菜一样。“我怎么晾它就是不干,索性把它放回洗衣机里自生自灭了。”


“你甩水了?”王俊凯问。


“当然啦,甩了水又把它挂起来晾了几天,还是干不了,气死我了。”


“是毛衣材质问题吧,难干。”

 

“还有可能是天气问题。”王源添了一句。


王俊凯往窗外瞥了一眼,像个无奈的老头似的叹了一大口气,又去厨房沏了两杯咖啡,加糖的那杯是给王源的。随后他任由自己陷在厨房餐桌的靠背椅里,听着王源在离厨房隔几步路的地方纠结的嘀咕。咖啡还很烫,他按住茶杯的食指下意识地颤了颤,随后有些失神地盯着从杯里冉冉飘升起的白色气团,又接着袅袅飘走。他觉得它们看起来像雾,又像云。


雨还在下。

 

雨一直在下,完全没有停的趋势,已经整整五天了,自从他们从海岛湘南的旅行回到重庆以后。王俊凯窝进椅子里,心想他们这栋单薄的小公寓,会不会就这样被大雨给冲走。


听上去好像挺荒谬的。但是王俊凯真的开始有点担心了,雨一直不停,倾盆大雨。


“话说公司里没来任何消息啊,有关工作什么的。”他问。


“没啊。”

 

“放任我们这么休息真的好吗?公司没在打什么主意吧?”

 

王源的声音因为空间的距离,听上去有些沉闷,“唉哟王大爷哟,你就趁今年这个唯一的长假安心歇息吧,等到时候开工了,求休息天都求不来。”


“呵呵,到时候为了叫你这个小祖宗起床,辛苦的可是我。”


“呵呵,所以我这不是在做家务补偿您老嘛。”

 

王俊凯笑了出来,是发自真心肺腑的那种。很少有人能够用单纯的一句话就让他觉得快乐了,何况那句话也未必含有多少幽默,但是对于快乐的感知,就仿佛是本能一样。


他们大约从五年前开始住在一起,公司分配的地方,一栋从外观看上去是精美小洋房,实则是已经有五十多年历史的老公寓,冬天热水时常不通不说,下水道的排水也特别差。两个年龄加起来不到五十岁的大好青年,便在节目录制完后的夜晚,脸上还带着能够颠倒众生的妆容,围着马桶奋力地疏通堵塞的下水道管道,那画面……美得真心不忍直视。


“说起来,阿叽最近没来呢,虽说每次我看到它都会想要打它,但是它不在的时候,又有点想它。你说我是不是对它有感情了?”

 

“呵呵。”王俊凯高冷地怪笑了一声,“别说你,嘟嘟早已与它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背叛你好久了。”


“卧擦。”


王源口中的“阿叽”,是经常来他们的窝儿造访的,耗子。王俊凯王源第一次与它会面,是在一次演唱会完了的深夜,两个人疲惫地回到家中,刚打开厨房的灯,两人一耗子面面相觑,僵持了差不多一分钟。


卧擦!!!


两个人的脑中同时闪过一阵雷光闪电。为了犒劳自己辛辛苦苦做的夜食,放在桌上的满汉全席,还没能吃上一口就这么被只耗子给啃了,人性呢!


王俊凯觉得王源潜在身体里的暴力全部都用于追一只只有半截尾巴的耗子了,用劲恨得有时直接用榔头就上,地板最高记录同时被戳破五个洞,可喜可贺,耗子不仅没捉到,反倒光让王俊凯用来调侃了。


唧唧复唧唧——


说得好!

王源挥舞着榔头,顿时来了劲儿, 

就叫它阿叽好了!


“那个啥,话说。”王源突然变了个语调,顿了几秒才开口。“……雨一停,你就要走了吧。”


“……嗯。”


“……”


就在王俊凯以为就这么两个人要陷入沉默时,王源才轻轻地开口,声音轻得让他以为自己捕捉到的仅仅是错觉。


“……雨永远不会停就好了。”


2 溺水


王俊凯溺过一次水,在十九岁那年的夏天里。


他们三个那时被投资商要求与一位正红的女星合作拍一部短片,取景地在一座私人海岛上,海景与岛上的密林美不胜收。而他们当时正值年少气盛,导火线被点燃的原因有些莫名其妙,他就与王源吵了起来,以至于毁灭性地砸坏了对方的手机之后,冲动与怒火使他架起停泊在岸边小艇,头也不回地往深海处滑去。


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离死亡那么贴近,海水包裹着他全身,平静又具有致命性。窒息的感觉犹如死神将吻印在他的唇上,恍惚间他能看见脚下的珊瑚礁,还有滑过脸颊的鱼,咻地一声就这么又消失在了深水里。坠落的同时,心脏已经快要裂开,意识也渐渐地飘远,就如那只游远的鱼一样。


原来死亡就是这种感觉。安静,孤独,没有大起大落,渐渐地坠入深渊。死亡就与出生一样,是独自一人的旅行,从黑暗来到光明,又从光明回归黑暗。


他再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是女孩被打湿的长发,湿漉漉的衣服,她大力起伏的呼吸,黑色的眸子因为他的清醒而迸发出的喜悦。


……是你救了我?

他问。


但是女孩没有回答,只是笑笑说,

你能醒过来就好。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他说。


之后他们开始交往。多么罗曼蒂克,少女在救了溺水的少年后双双坠入爱河,简直是现实版的《小美人鱼》,两人又是在影视中最受欢迎的荧屏情侣,走到哪里都能满足一大堆少女对于爱情的幻想。


“你这辈子就打算跟她这么过了吗?”


王源侧过头,问王俊凯。大颗水珠顺着他脖颈的线条缓慢滑下,他有些痴迷地盯着那粒水珠,缺警觉脑中所有对他的幻想必须到此为止了。


“嗯,应该吧。我也没别人了,这次打算住到她那边去,也是想把事情定下来。”

他有些慌乱地回过神,搔搔脑袋。张了张嘴又补充了一句,画蛇添足。

“而且,她救了我一命。你还记得吧,六年前的那个夏天,我掉进海里的那次。那时候我真的感觉我会死,是她让我重生了。”


王源拿起冰棍,乳白色的,放在嘴边心不在焉地嚼了起来。没有回答。沉默像一棵倒下的巨大树干,横置在他们之间。


雨还在下。


3 湘南


就在一周前,王俊凯决定搬出这个与王源共同分享了多年的小窝时,做为“单身男人的最后旅行”,他们围在饭桌前,用抓阄决定了最终旅行地点。


原本还哇哇大叫主张用抓阄决定旅行地太过敷衍的王源看到抽到的纸签上写的地方,瞬间安静了下来,不久后开始高举双手呼喊“单身旅行万岁”与“烧死情侣狗”。


王源一向喜欢去有海的地方,可能是因为长年住在这个不见海的山城里,只要说道海,这里的孩子们的眼睛都会泛光,表情一脸憧憬。他们算是很幸运的了,从小就乘着飞机近乎跑遍了全中国,无论是海岸线还是国境线都被他们的登山跑鞋一一踩过。


拖着两个大旅行箱,裹着大号羽绒服,王源与王俊凯来到湘南的海边。


湘南的海充满活力,蔚蓝,被撑起的色彩各异的遮阳伞如同巨大的蘑菇,点缀在软沙之上,还有暴露在金色阳光下的,女孩们柔软的,珍珠色的皮肤。天空与海水一样,一片透明的蓝色。


他们不约而同地没有过多的交谈,湘南有个颇有情趣的岛,叫海之岛,他们绕过密密麻麻的商店,找到合适民宿下榻,脱去厚重的衣物。尽管寒冷,却有种甩掉了千斤重的包袱后的解脱感,一下子心情变得无比晴朗。


拖着民宿老婆婆提供的拖鞋,慢慢悠悠地在海边散步,就这么磨啊磨,磨完了一整天。


王俊凯在当天夜里的日记本上写道:


「可能我对海有点情结。


我回想起了墨尔本的海。三年前,一个我独自的通告,身边没有王源也没有她。


住的地方很靠近海边,于是我步行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从山而攀下,才到达一片海滩。墨尔本的海是寂静又宽广的,暗色的石山围岸,海水也是暗蓝,甚至给我连海浪起伏都很少的错觉。我赤着脚佯装疯狂地踏进水中,动作夸张,而它却不给我一点回应,四周仿佛一片静无。」


那时的王俊凯,独自一人望着它,幻想着自己就这么朝前进,一步步踏进这片深蓝色的波澜,让海水埋过他的大腿,他的手臂,他的脖颈,他的嘴巴,他的鼻子,他的额头,将他的一切淹没的话,还会不会那么幸运地被某个人拯救。可能它只会沉默地,冷静地,无声地吞噬掉他的生命吧。生命是如此脆弱,而水是如此温柔,又异常致命。


她说,六年前她气喘吁吁地把他从水里捞出来的时候,差点还以为救不回来了。


可是王俊凯还活着,MV也顺利地拍了下去,她在镜头里笑得很灿烂。她救了他,王俊凯觉得这条命就是她捡来的。她说她喜欢他,他愿意把他能给的都给她。


但是他的心就是喜欢与他作对,多么可恶啊,他的理智告诉他必须去爱他该报答的人,但是心控制了他的眼睛,她站在他的左边,而他的眼睛总是会不自觉地瞥向右边。


王俊凯时常会怀念那时窒息的感觉,在夜深人静,或者情绪坠入低谷的时候。如果那时没有人发现自己的溺水,而他就这么被淹死在海里的话,那会怎么样呢?


他的身体沉入海底,会腐烂,很多鱼类聚在他的周围,最终他会回归自然。


好像这样,好像这样也不错。人类本属于自然,自然终究会与他们融为一体。



他们从码头乘上向太平洋出发的观光船,大约在第二天中午往返。穿上有好多人,有说日语的,说英语的,西班牙语的,也有像他们一样说中文的。


船身撞上礁石的前三分钟,王源正裹着一件红色的毛衣,波浪花纹的。他的手肘掴在白色的栏杆上,与王俊凯在甲板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海风很冷,尽管太阳高照。


王俊凯,

王源唤到他的名字。他的鼻子被冻得通红,

他转过头来,脸白得就像天上的云,说着就露出了一个笑。有点苦涩,有点害羞,说不清楚。


嗯?

王俊凯满脑子就想赶紧进船身暖身子,再用客房里的被子把王源裹得厚厚的,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


如果说,六年前你溺水,救了你的不是她,你会怎么办?

王源问。


什么啊,你还真当这是《海的女儿》的故事啊。

王俊凯耸耸肩,

不怎么办咯,还能怎么办。


什么啊,真无聊。还以为你说,只要救过你命的,你就会以身相许呢。

他撇嘴,小表情看得王俊凯只想笑。


搞毛啊。

嘴上这么说着,却忍不住宠溺地揉了一下他的头。


船身一个巨大的颠簸,冲击引来乘客的惊呼与咒骂,警报器识趣地蜂鸣作乱成一团,谁都没有听到某个乘客惊呼着的那句“刚才有两个站在甲板上的人掉下去啦……!”


一场来自于生命之源的吞噬盛宴又要开始了,船身开始浸水,下沉。生命将要回归自然。


4 下坠


冬天的海水简直冰冷刺骨,太冷了。他想到。王源呆会上岸说不准会哇哇哭鼻子。想到那情景王俊凯有点想笑,但是一咧嘴,气泡就咕噜咕噜冒上来,水盈满他的口腔,逐渐就要蔓延进他的肺,再顺着流进他的全身。他的血液会流光,替换成冰冷的海水。


王源在离他稍稍偏下的地方,伸手想抓住他,却徒然。仅仅几米的距离隔着水,就仿佛隔着千米悬崖。他们都在下坠——但是只要都坠落到了海底,他们就又能团聚在一起了。


希望不要卡在珊瑚上。想到此,他又想笑了。


5 幻想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王俊凯中气十足对着窗口吼出这几个字,随后笑得满脸虎牙。


“呵呵。”王源摆摆手。


这种毫无营养的对话不知道是第N次出现在他们之间了。就当王俊凯觉得差不多是时候打开行李箱进行整理了,箱子里装了太多他们从湘南买的特产品,还有明信片之类的小杂物。何况等雨一停,他就打算正式搬出这里。早晚都得腾出旅行箱,进入下一个旅程。


只听王源一声“卧擦”,从他的卧房传来。


“怎么了?”

王俊凯一个箭步跑去看。


只见从木质的天花板的角落印出一大片暗沉的印子,有正在快速扩大的趋势。乍一看,就像一只巨型蜘蛛趴在上面。雨水淅淅沥沥地顺着那个地方滴下来,王源的床铺已经湿了一大片。


王源声音显得有些紧张,


“快去你房间看看,是不是也已经漏水成这样了。”


果不其然。王俊凯好歹是个爱干净的处女座,眼睁睁目击自己的房间已经被雨水践踏成这样,心情瞬间就焉了下来。


还没准备好足够的抹布与防水膜对房间的天花板做维护,王源的惨叫声又从厨房传来。


“又怎么了?”


他只觉得尤其烦躁,雨水仿佛是一个无孔不入的入侵者,他看着它们顺着墙壁,天花板,地板,缓慢地,却不容阻止地进入属于他们的空间,总觉得心脏深处某种不知名的异样感蔓延开来。


没有喝完一盅茶的功夫,厨房和客厅也都渐渐水漫金山了,平时搁置在地板上的小装饰物晃悠悠地飘浮起来,看得王俊凯一阵心惊。两个人立即把落地窗打开,外面依旧大雨倾盆。他们赤着脚,急匆匆又跌跌撞撞地用拖把,尽量把积水给扫到外面。


“我总有预感,这桩房子会被雨水冲塌。”


完后,王俊凯喘着粗气,整个人横卧在沙发上面,把王源挤得只剩一点小空隙。


王源也不嫌弃,用手圈住双膝,在沙发上缩成小小的一团。


“哗!”地一声巨响,毫无疑问地是从阳台传来,他皱了皱眉,刚想起身去查看,王源便拉住了他。


“算了,肯定是在阳台的花盆被雨水打下来了,去了也没用,肯定打碎了。”


王俊凯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


“我想跟你说件事情。”

王源突然说。


“说。”


“……”


“啥?”


“还是算了。”


“切。”


王源盯着他的后脑勺,到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其实,他想说的事情很简单。六年前,王俊凯掉进海里的那一天,是他冒着生命危险,不顾岸上的工作人员的阻止游进深海处,再拼着命把他拖上了岸。消耗力气过多的他在着岸的瞬间就因为过度疲劳昏了过去,而王俊凯被一群医护人员围着接受抢救。


可惜当时年少气傲的他们倔犟地不愿意向对方展露一丝一豪的温柔。王俊凯若是对他女友的了解再过多一点的话,便能知道那女孩根本不谙水性,又何能将他从海里捞起。


但是事情都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了,就算王俊凯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呢。


他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吧,何况她愿意代替自己陪在他的身边。难道生命的意义不便是在此吗,活着,不孤独地活着。

 

人总是太怕孤独了呀。王源就是这样。


他一直太恐惧孤独,百般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就是怕王俊凯会转身离开他。


他的心脏在呐喊,有什么东西快要破土而出,气势汹汹,费劲全力想要无视,隐瞒,埋没,却功亏一篑。


“我梦见我和你做爱了。”

他张嘴,语速极快。


“这还不是最荒唐的,最荒唐的是,我看见站在一面全身镜前,一丝不挂,大着肚子。”


他丝毫不管不顾王俊凯此时的表情,接着说下去,

“我看到自己有了女性的生殖器,但是没有乳房。你站在我身后,我还在担心没有乳房该怎么喂宝宝呢。你说,没办法,只能用调制的奶粉了。”


“王源……”

王俊凯沉默了半晌,轻昵道。


他不可抑制地回想起了一些情欲难耐的,汗津津却独自一人的深夜,伴随着身为男性的火热欲望,将噎在喉咙不敢喊出口的名字生生咽了下去。


而王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这梦够荒谬吧。


他们活得,总是太过压抑。


哈哈。


“快点起身啦,去堵天花板上的漏水,到时候连客厅都没得我们睡了。”


“那你再拿个盆子过来,八成刚才那个已经接满水了。”


6 咸


“王源,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几月几号?”


一个猜想拥挤地,凶狠地试图刮破他的心脏,冲出胸膛。王俊凯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道。


“我,”他张了张嘴,答案脱口而出,却又不得其解。

“我还真不知道。”


“那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获救的。”

他的声音冷静得出奇,而眼睛里的红血丝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王源失控地后退了一步,撞到柜子,上面的杂物纷纷扬扬地砸落了下来,但他此时无暇去关注这些。


“最后一个问题。”


王俊凯叹了一口气,仿佛像一个对一切都看开的老人,迟缓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像是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王源,你有没有觉得,这雨水,尝上去,特别像海水……”


沉默横卧在他们之间,使得外面的雨水声显得更为清晰刺耳。


“不是‘我们’被获救。”

王源看着他,仅仅几步的距离,却相隔得如此遥远。


“或者说,只有你被获救了。”


8 鱼


王俊凯想起来了。


海水彻底吞没了他们,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鱼围绕在他们周围,很漂亮,他生平第一次亲眼看到这么好看的鱼。然后他拨开鱼群,想伸手去抓住王源的手。


他想,这次得换他去拯救王源了。把他带回岸边,再告诉他很多关于自己的秘密,很多很多。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崩坏,支离破碎,那栋属于他们的小公寓被蔓延进来的猛水粉碎成碎片,瞬间抽离于他们的周围。


珊瑚与鱼类落进他的眼睛里,海水充斥着他的一切。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他看见王源的身体被包裹在那件红色的毛衣里,朝着海洋的最深处下坠,无论如何努力,他好像无论如何都触碰不到他一点点。


9


头痛欲裂地醒来的时候,大脑里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对不起,到头来,还是没能救到你。


但是死亡从来不是结束。


10 后会有期


“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女孩这么安慰着他,在王俊凯与她分手的那一天。

“我知道你有多喜欢他,而且话说我们这根本就不算分手吧,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她甩了甩头发,显得有点头疼,“哈哈,你这么苦大深仇地觉得对不起我,其实根本没必要啦,爱这种东西怎么能勉强呢。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王俊凯开车送她到街口,女孩最后对他说,“反倒要说对不起的是我。当年是王源救了你,但是我却一直没把实话告诉你,反而让你在我身上浪费了那么长时间。”


“说起来,这还真的有点像《海的女儿》这故事,不是吗?”她笑得有些自嘲,“救了王子的小美人鱼最后在海里化成了泡沫……听起来还真像他,是吧?”


王俊凯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是时候说再见了。


女孩打开车门,

“我说的那句‘不要想不开啊’,是认真的。因为我知道你下一步会干什么。”


“再见啦。”


11 One Last Time


“I'm packing my bags 'cuz the journey is over
And we were never good enough for each other……”


我的旅行已经结束了,但是我还是如此的想念你。


1999年的老古董丰田*停在海滩边,车门与窗户大开,磁带在音箱里转动,少年清亮的声音被海风牵着带到耳边,王俊凯微微侧头,不可抑制地笑了出来。


磁带在唱:


我有个秘密

藏在深水海底

请找到那里

去窥探我的心


卷起裤脚踏进水里的时候,刚开始觉得水冰得直至脚心,但是很快就能习惯了。


海浪呼啸得有些狰狞,但是王俊凯的内心却无比的平静,当水漫过他的大腿根的时候,他觉得脚腕有点痒痒的,低头一看,一条黄色的小鱼围在他的脚边打转,像是在陪着他走完这最后的旅程一样。


他笑着心想这会不会是王源儿啊,到这个时候了还那么粘人。


想着想着,就感觉仿佛看到了王源儿笑起来弯弯的眼睛,洁白的牙齿,每一幅表情都让他喜欢得不得了。每向前走一步,就觉得离他又近了一点。


王俊凯思忖着,到时候见到他的时候,该怎么跟他表白好呢。


“以后你和嘟嘟同时掉进水里的话,我肯定先救你。”


“是谁救谁啊,老王。”



END


*************


写在后面的话

首先感谢能够看完这篇文的读者,毕竟写完之后只想吐槽“卧擦了个的这是啥玩意啊”以及“大王小王对不起嘤嘤嘤”

解释一下,怕有没有看懂的


关于那个干不了的毛衣,其实是“小王还在海底”的提示,小王是遇难时是穿着那件毛衣的,所以“怎么晾都晾不干”

 
*看到1999年的丰田,不知道有没有人回想到那篇《一路向南》.......

评论 ( 143 )
热度 ( 957 )

© 阿原 | Powered by LOFTER